师资介绍
首页 > 成都慈海 > 塔拉希——家庭系统排列导师
塔拉希——家庭系统排列导师

最好的家排导师——塔拉希

 

塔拉希来自意大利,毕业于欧洲让·莫奈大学,修得家庭系统排列和星座排列的博士学位,从此以后,她踏上了家排教学工作的旅程。

在美国亚利桑那州.圣多那市的能量学院,她专修能量科学。且于2009年创建光之学院(Academy of Light),与能量大师巫帕迪等多名国际导师一起为学员提供专业的咨商训练活动,提供认证整全咨询师训练课程。

同时她也是Sicool(意大利咨询师与整全操作师协会)的注册会员。在她将其生命奉献给内在进化的过程,接触了各式各样内在探索的学校和真理——她专修形而上学与能量工作、奥拉‧索玛(AuraSoma) 、家族和系统星座排列、神经语言程序沟通法(NLP)、O.P.H能量调和以及灵气疗愈。这些学习经历为塔拉希的家排注入了更多的直觉与能量。

 

在一次采访中,塔拉希谈到她的100多场家排团体经验,在她看来,学员所描述的事实背后,还隐藏着更多的信息,我们不能迷失在那些痛苦的故事中,场域能量会解释什么是真相.

 

家 排 是一种系统的途径,你无法随着那些无意识的想法走,那里有很多的残酷想象和真实伤害,在当下的场域里案主所营造和呈现出来潜意识里的东西,你可能会在那里创造新的情境,牵引的是场域的能量,它是空的,我们称之为现象学。  

 

作为一个家排导师,当我去到案主那里,首先会携带着我的想法,案主告诉我他的故事,当我开始排列出他的家族位置,这个被排列的家族场域里的人会同时感受到共鸣。这些是怎么发生的?又为什么要这样发生呢?而不是以其他的方式发生。

 

我必须要跟随场域情况,抛弃我的想法和所被告知的讯息(如果我跟随了自己主观的想法和念头就意味着我并没有进入到那个家排里),由家排的自然能量牵引,待在那个当下,让真实的片刻浮现出来。在那个场域里,很多东西是比我们见到的还要深,有些案主会讲一连窜可能和他头脑认定的(比如说和父亲的一堆故事),当然很有可能他主要的关系是父亲的,但是那个片刻显现出来的,是要先完成跟母亲的主题,下一步才可能来到和父亲的,那是很自然反应很当下的情况显现出来的。家排既是疗愈性的工具,它也是形而上学的工作,在那个场域里你是进入那个未知在运作的。 


能量牵引的真相——家排案例

就像我在某个排列的过程中,有一位男同学,他告诉我他要去“看看”他的家庭,真实的是如何在互动的,可是他所有显现出来的不是跟那个家庭的,而是与他祖父的。当下最主要的是去面对这个问题,他根本没告诉我他祖父过世了,而从能量层面上我看到某个位置是空缺的,我问:“有什么在那里”,并感受到在他小时候,祖父的去世对他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经历,那个空缺的位置才是真相的呈现,他与祖父有一些未完整的课题。而对他来讲,他只能传递出对他印象最深刻的家的讯息,去表达或者沟通那个层面的东西。

而我是在与那个未知的过程和片刻相遇时,看到那些不是完美的过程——所有的过程对于当时来说都是最重要的呈现。当然,这些都还只是一个过程,不是结尾,因为从来都不会有结尾。

而家排里另一位女同学,在这之前她告诉我,从小时候她就随着她的爷爷奶奶一起生活,爸爸妈妈都在外地打工(妈妈是在她2岁时候离开的但是中途有回来过),4岁以前,她甚至都不太记得爸爸的样子,对于从爷爷奶奶口中提到的“爸爸”她又渴望见到他,又好奇爸爸是个什么样子的人,但是屡次被听说爸爸要回来看她又爽约,内心又很多纠结的期待。

她就像小公主在等待大白马王子一样的等待爸爸的出现….所以他告诉我,过去在朋友关系里他和男性朋友互动比较多,关系也都不错,但是在她的两性关系里却经常会出现这样的一些状况:尤其是当对方答应好的事情,又不能按时完成或者没有像期待中的那样呈现就会非常失落和抓狂,内心会不断涌起悲伤和自己不够好,不配得到爱…..说实话其实她是一个外在和内在都挺不错的姑娘,而且她也参加好几个团体,在她身上我已经看到了很多的蜕变在发生,但是在排列她的家族位置时候,能量场转向与她的妈妈,那里仍然有一些未完结的东西。是的,她需要的是女性力量的支持,所以我问她“你的妈妈呢,她和你生活在一起吗?”“不,没有,她在我12岁时候就和爸爸离婚去了另外一个城市,然后她重建家庭还生了个弟弟”。“噢,我很抱歉,但是你们现在多长时间见面呢”“一开始的几年我们没办法见面,这几年我们长大了,才1-2年见面一次”,很快我明白了,为什么在她走向妈妈那里,她是显得无力的,因为她没有得到母亲的支持,女性和女性的连接对于一个女孩儿的成长来讲也是非常重要的。

我告诉她,你和你的母亲太久没有拥抱了,找个时间,去到你母亲那里,让她抱抱你。

在这个个案里我不能否认她与她父亲之间没有问题。而她与父亲的问题是她所认知的,但是那个片刻首先可能要处理的是和母亲的关系,之后才会有不同的方式去处理与父亲的关系。

特别是女性,很多的问题都是和女性(母亲)。女人与女人之间,男人与男人之间(完全的冻结,很大的距离,纯男性),都有各自的大故事。

在家排课中还有一位女性案主,她是被领养的,在一段关系里已经有10几年之久了,我问为什么没有结婚,她说伴侣有求过婚,但她觉得结婚并没有那么重要。如果我跟随案主的说法,那可能就完全迷失在她所说的“故事”里,一个普通人在另一个人面前的显现基本上都是这样的。但是场域能量让我告诉她:“不对,这不仅仅是你个人的决定,也是关于你的伴侣的”,我看着她并说:“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在这儿,你们彼此都想要回到各自的原生家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并不是她骗我,因为她所感知的事情只有一个层面并不是全部,她不知道那个源头还有更深的东西。然后她告诉我:“是的,我们都是被领养的。”在这个案里,我继续跟随能量流动,她想去看的就是他们之间的关系,要处理的话必须要先去找到他们的根源。

 

跟随头脑的念头,并不能带我们看到事情的真相。

当然也可以把家排当做一个直接的治疗性的工具,那是一个可以跟随的结构,所有的瞬间都是流动的、敏感的,你不知道这一步的下一步是什么,有时候来到某个点你必须稍微等一下,需要对所有情况保持敞开。这不并不是一个固定的结构,如果太结构化,那比较是跟随着案主的念头去进行的,治疗师必须去调整,让整个场域跟随能量去流动。

 家排的神奇之处就是在于你永远都会发现惊喜,生命想要用哪一种方式朝着哪个方向前行,还有解决方案和蜕变是在什么情况里发生着。有时候你可能觉得自己应该要有某一种反应,但是能量显现的是另一种情况,或是其他好几种情况。

所以,就算学员带着多么坚定和固执的念头来,我也无法去顺从他们的念头去做家排工作,我需要跟随真实的能量流动,也许这会让案主很难接受,甚至让他们感觉到沮丧,但是我只能是很抱歉,我们必须臣服那个真实的情况,如果有人因此生气,或是失望,这也是一个过程,对家排工作来说也是完美的。

 

版权所有 成都慈海管理有限公司
地址:成都高新区天府大道中段289号5-9-10 蜀ICP20154238